返回栏目
首页圣地游记 • 正文

济宁蓼沟河公园:菊情菊意金秋时

发布时间:  作者:崔巍

    有朋友邀我去济宁蓼沟河公园赏菊。欣然赴约,结伴早行。
  一路上心存嘀咕,唯恐将菊花摆布在豪华的园景,置放于人工的雕琢之中,反有倒逼菊韵花美之虞。那牵古今之念、动智者之情,惜才俊之心、托壮士之志的菊花,会否曼动文人墨客的兴致,绽放诗画宣张的激动?嘀嘀咕咕骑行着,忽闻芳香东来,袭袭愈浓。一加力,径直撞入朗朗凝凝白,“暗暗淡淡紫,融融冶冶黄”中。
  置身花间,立时抖落了一路矫情,即兴沐于清癯素雅、恬淡舒怡的香氛。数千盆菊花、百多个菊种或密或疏、或高或低铺陈在公园偌大的亭台阆苑,布展在泓泽湖洼之畔,把本已精致的园景渲染得如仙似幻。姿态各异的花型在盈尺的株叶上,或平英奔放,或卷瓣缱绻,或金匙闪烁,或畸艺蹁跹;晨辉嫩阳下张扬起五彩缤纷、六色斑斓,煞是壮观。这岂止匠心独具的展示,分明是集聚了三千多年的底蕴,应时迸发的激动;是上千个嫡亲中遴选出百姿仙态,傲立寒霜之绝俗;是天地借匠者之手,孕育了灵肉景象、造化而呈现的大美。“得天独厚开盈尺,与月同园到十分”。游览在凝香铺丽的坊间,又有谁不宾服知遇之恩的宠幸,感念日月上苍的眷顾呢?
  朋友们已不见了踪影,如蝶似蜂地追寻于各自的花间。我驻足在一簇曼妙的菊前,落情于那洗练清纯的白色里。十几盆血脉相同的根茎,孪生出一张张玉洁冰清的容颜,给人以洗尽铅华的清新和超凡脱俗的纯然。忽然觉得,眼前的白菊应是陶翁采赏的菊株衍生而来,依然蕴涵着“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”的孤傲,以及“心远地自偏”的淡远。揣度诗人采花于心智,顿悟于泰然的“真意”——在世间大化迁变中,摒弃名利权位竞逐、焦虑困顿虚妄,遂将生命返璞自然,修身养性于清贞,襟怀大志于高远,求得灵性真我,活出自在精彩——这,或是渊明一生独结菊缘的至高境界吧。
  顶礼在诗人的心界,拜读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后的“忘言”,曾经折花在手的浅薄和走马观花的浮躁不再。随之而来的是心底无私的旷达,若释重负的怡然——陡升对生命的珍爱与敬畏。
  生命如花。一如杜秋娘“莫待花落空折枝”的叹劝。在短暂的岁月中,面对尘缘凡世中的百般诱惑,秉持一腔如菊的情怀,垦载一路自身的清廉,该是一种多么踏实又优秀的鲜活。

济宁蓼沟河公园菊花展 

  由此,我想起一位耄耋老人。她是一个中学的老师,从“十年浩劫”的非人折磨中扒出了一条性命,却是硬生生地撑起那躯遍体鳞伤、积害成疾的身体,默默地却是更加奋发地工作。国家褒扬,省、市奖励,她没有一丝的宠惊。面对利益,她没有一毫的索取。即使学校组织去外地参观学习,她都坚持付上自己的车费餐费。前些年,学校为改善教职工的居住条件,翻建了住宅楼,并按照资历贡献分给她一套百多平米的住房。老人拒绝了,仍然委身在教学楼一间十几平米的居室,过着一张桌子一张床、一个馍馍一碗汤的简朴日子。长期的营养不良加上旧有的痼疾,使她的健康每况愈下。许多理解她的老师劝她别苛亏自己,老人依然我行我素地生活在平平淡淡的时光里。然而,到了交纳党费的时间或在国家遭受天灾人祸的当儿,那双瘦弱的双手却每每托出沉甸甸的分量。退休后的二十多年里,老人以校为家,主动担负起宣传栏张贴更换、广播室宣传管理、学校规章制度的监管……凡此种种,力所能及。
  很多时候,人们在疼惜生命的转瞬中,无不怨艾时光的无情,祈愿流年的长久——即使是苟且偷生的鼠辈。然而,把生命大写在光阴中的人们,则用时时处处的仁爱善举,将分分秒秒的空隙填充出超常的博大,攀援出高远的境地——即使是点点滴滴、零零碎碎。是的。在这几十年的光景里,每当朝霞初染,师生肃立的时候,都会看到老人恭恭敬敬地打开怀里捧着的五星红旗,庄重地交给升旗的孩子。在嘹亮的国歌声里,总会看到那位肃然穆立的老人,连同一身泛白的旧衣,被冉冉升起的神圣映染得鲜红明丽;那副被世事压弯的脊背亦尤显亭亭玉立,俨然这凌寒傲霜的白菊。“花开不并百花丛,独立疏篱趣味穷。宁可枝头抱香死,何曾吹落北风中”。菊,是清廉的,蔑视唯利是图者的乖戾。菊,是孤傲的,唾弃趋炎附势者的张狂。那些被私欲和淫威扭曲的灵魂,哪里还能挤出一星点圣洁率性、菊情菊意呢?噢!人之爱花,花必有其绮丽。花之动人,人必有其善行。惟是这高洁的菊花,带着有备而来的从容,冷艳则不舍浓情。彰显厚积薄发的精致,静穆则不枉真意。融傲、幽、坚、淡于同志,结梅、兰、竹、自为君友——确是天地人间的佳话了。

    相关文章Related

    返回栏目>>

    首页   |   帮助   

    © 2006-2020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:kmzx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