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栏目
首页圣地游记 • 正文

峄山小憩

发布时间:  作者:李木生

  天下之山真正可以听的,也就是孔子、孟子故里的峄山了。

  虽然峄山有着泰山的雄、黄山的奇、华山的险,但是海拔仅有582. 8米的峄山,绝没有高攀这些庞然大物的意思。她那亿万计灵奇的石头,每一块都是世间独一无二的杰作;她那亿万灵石之下无数崎峭邃幽的洞窦,和洞窦中蕴藏的敏慧秀美的心,更是山族中空前绝后的创造。

  那些山大则大矣,却是供人朝拜、拒人于千尺万尺之下让人变小的高山神山。只有峄山,不争位次不争名号,却有容天下古今之大,纳寒士清官四方百姓之善,将自己的身躯融入乡间村野,将自己的生命化进人间生活之中,是座让人长高变大的人山。

  一次次朝代更替,一回回天下大乱,她听到了也看到了,一声声地安慰人间:“会过去的,会过去的,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?月亮还会在十五圆娈,早晨照样有太阳升起。”谁家婚丧嫁娶,谁家的婴儿呱呱坠地,她也听到了看到了,送去自己友爱的祝祷。

  在大众的面前,她没有一点“山道尊严”,也不高不可攀。不管男女老幼,也不管穷富贵贱,想山了,随时可上。既可领略有关山的一切最高级的滋味,又不会耽搁你太多的工夫。

  道家可以在这里安家,说这山是“妙光洞天”;佛家可以在这里居住,称这山是“绎诗之庵”;儒家可以来这里憩息,慨叹“登东山而小鲁”;官场中人可以来此让拘挛畸曲的人格暂作舒展,总是失意潦倒的文人,可以在这里找到精神的家园……来这里,疾病得到疗治,心灵得到慰安,更使生命听到正义与真理的呼唤,那种出自本然、不带功利、没有污染的天籁。《老子》、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、《史记》,也许就是从这里听去的天籁吧?

  秦始皇以降的历代帝王,也大都来过峄山,封禅祈福,勒石记功。只是这些或踌躇满志、不可一世,或君临一切、梦想万岁的帝王,没有听到峄山的那声叹息,那声对这些走马灯般短促的王朝、对这些霸虐卑下灵魂充满可怜的叹息。

  当然,峄山真正忭幸揖迎的,还是世代的百姓。她的每一块石、每一 泉、每一缕风、每一棵树、每一方洞,对他们都不见外。他们随时可来,讨生活,歇脚,避难,她是他们的依靠;种树,修路,护石,他们是她的真正知己与最可靠的保卫者。《春秋》的“鲁师入邾,邾众保于绎”,就记载了当年鲁昭公、鲁哀公废盟征伐峄山之阳的邾国时,邾国民众对于峄山的誓死保卫。从有人类以来,她就和他们相依相知相护,掏着心窝子啦着家常。

  真是山不在高,有民则名。

  权与钱上,已经血肉横飞了两千多年,攻城掠地的世界大战,也已进行了两回。但是人类没有沉沦,地球没有毁灭,因为有人民的生活在延续。

  峄山在倾听一切,又诉说一切。

  不管是在时序的春夏秋冬,还是在你生命的春夏秋冬,不管是处于社会的阴晴圆缺,还是处于人生的阴晴圆缺,都来峄山吧,她会倾听并记下你的全部诉说,你也会听到她那津透着理解与博爱的天籁。

  每一次和她亲近相晤,我都感到自己的幸运。因为我和她是如此的相邻相近,可以在我的一生中,随时和她相见相慰,一次次地向她诉说,并让我的心田里,永远地流淌她朴实而又华贵的天籁。

  初冬里,该是日没时分,有雨零星落下。只是不舍离去,回首再望一眼已被云雾濡湿的峄山,沉潜的热浪从胸中卷起。这些独一无二的灵石和灵石下空前绝后的慧心,是何时在大海的子宫里孕育成熟?我仿佛看到广无涯际的浪涛,呼喊着向我奔来。活泼的、激动的、喧嚷的、奔放的大海,只是把一个浅显的自己露给世人,却把一个无比宁静、深沉、和谐的大海深深地藏起。

  峄山,有着海的品格的峄山啊!我听到了你的激动、你的喧嚷、你的奔放,更听见了你那无比的宁静、深沉与和谐。

    相关文章Related

    返回栏目>>

    首页   |   帮助   

    © 2006-2020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:kmzx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