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栏目
首页杂技其它 • 正文

我差点成了山东落子非遗文化传人

发布时间:  作者:郑永军

山东落子
山东落子传人张靑敏先生

        暑假回故乡探望老人,在老家小住了几日。

        如今的乡村,年轻人大都外出打工,在村庄留守的是一些老年人。白天村子街道上难看到人影,更不消说夜晚了。乡村的夜晚,坐在老家的院子里乘凉,一边忍受着蚊子的叮咬,一边听着隔壁邻居家的鸡鸣狗叫之声,不禁怀念起儿时的夏季乡村热闹的夜景来。

        小时候,盛夏时节地里的农活并不太多,算是乡村的农闲季节了。村里一些热心公益的老人们,便把说书艺人请进村子里,于是乡村版的娱乐消夏模式便开始了。我的故乡地处苏、鲁、豫、皖四省交界地区,民间曲艺十分发达,那时流行的曲艺形式主要有:大鼓书、渔鼓、扬琴戏、河南坠子等。说书内容一般是《岳飞传》、《七侠五义》、《刘公案》等公案类小说。每次有说书艺人来村里,全村人几乎是倾巢而出,都跑去听说书。傍晚,夜幕刚刚降临,村里的大人小孩们便早早吃了饭,呼朋唤友汇集到村前的打麦场上,等待说书艺人出场。说书艺人终于出场了,一开始是敲击着锣鼓家伙吸引人,一阵过门之后,便言归正传开始说书。宽敞的打麦场上,男女老少或搬来板凳坐着,或拉来席子铺开躺着,把说书人围在中央。但见一盏忽明忽暗的马灯下,说书艺人时而慷慨激昂地说故事,时而戚戚艾艾地唱,那粗狂的唱腔在乡村静谧的夜色里传播着,显得那么古朴而沧桑。人们沉浸在说书艺人编织的古老故事里,被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紧紧地吸引着。男人们不时地抽着烟,女人们抱着小孩子们。有的小孩子,躺在大人的怀里,听着听着睡着了。每每说到半夜三更,人们才散场离去,天天如此。

        说书人的报酬,一般是给他们粮食的。由村里热心公益的老人们挨家挨户去收上来,然后交给说书人。说书人的住宿餐饮,也被分派到各家各户吃住。记得有一年暑假,村里请了个说山东落子的年轻艺人,人们喊他小张。小张虽然年轻,但很会为人处世,嘴也甜,几天功夫就与村里人熟悉了。小张被安排在我家,和我住一个屋里。他比我大七、八岁,我们俩也成了无话不说的好哥们。张哥的生活作息模式是晚上说书,白天睡觉。我本来喜欢说书唱戏,听了几天张哥说书,不知什么原因,我突然喜欢上了山东落子,跟着偷偷学唱。有一天下雨,不能说书,我和张哥便猫在屋里聊天。我说,张哥我想跟你学说书。他笑笑说,好啊,便把黄铜大钹和竹板递给我,让我试试。我操起家伙,学唱了几句,竟也模仿得惟妙惟肖。张哥说,兄弟,你还真是个说书的好材料呢,你愿意学,哥教你。当我把想拜师学说山东落子的想法告诉我父亲时,被臭骂一通。我父亲的思想比较正统,他认为说书艺人属于戏子行,下九流。因为父亲的坚决反对,我只好作罢,老老实实走念书考学这条路了。

       山东落子[读音是lào zi]是一种流传于山东省境内的曲艺形式,它演变自古代的"莲花落"。落子乐器主要是大钹(俗曰光光)和竹板。这种曾经在鲁西南地区流行非常广泛的民间曲艺形式,正逐渐退出舞台,几乎无人问津了。前几天,我从网上读到一则新闻:《山东落子传承人张青敏:自费收徒传承非遗文化》。仔细辨认,这位山东落子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,正是张哥!呵呵,我差点成了山东落子的非遗文化传承人。

    相关文章Related

    返回栏目>>

    首页   |   帮助   

    © 2006-2020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:kmzx@qq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