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栏目
首页儒商文化 • 正文

儒商子贡:孔子的“恕”是商道之秘

发布时间:  作者:秋风

  有儒家的第一天,就有了儒商。中国历史上第一位自由商人,就是儒商。儒商的历史始于孔子最聪明的弟子子贡。

  端木赐,字子贡,或写作子赣,卫人。卫在今天河南东北部濮阳一带,离鲁不远。子贡是孔子的早期弟子。《论语·先进篇》中,孔子评价两位最得意的弟子:

  子曰:“回也其庶乎,屡空。赐不受命而货殖焉,億则屡中。”

  孔子弟子中,颜回得孔子之道最深。但是,也许因为出身平民,也许因为全身心投入求道,他经常陷入没钱的困窘状态。贫穷始终伴随颜回,这可能是他英年早逝的原因。这里的教训是:学问很重要,身体同样重要。

  子贡与颜回正好相反,子贡是个富人,《史记·货殖列传》说:“子赣既学于仲尼,退而仕于卫,废著、鬻财于曹、鲁之间。七十子之徒,赐最为饶益。”孔子弟子中,子贡最为富裕。子贡是个商人,以商业致富。而且,子贡是一个自由商人。

子贡辞行(剪纸作品)

  孔子形容子贡那句话揭示了中国商业史上的一个重大秘密。重点是那个“命”字。命者,策命也。封建时代的人们,尤其是君子之间,普遍以君臣契约建立联系,所谓“策名委质”是也。“策名”就是订立契约:臣把自己的名字写在简策上,君赐给臣一个名位,这就是策命。比如,鲁侯策命某人为卿大夫。

  商业与文明同步出现。所以,周朝就有商业。不过,那个时代从事商业活动,皆需封建之君比如诸侯、大夫之赐命。这相当于欧洲中世纪之特许状(charter),它详尽规定商人的权利,当然也规定商人对君的义务。郑国商人弦高向郑君报告秦国军队入侵的消息,那是他的义务。

  到春秋末期,礼崩乐坏,子贡从事商业活动,不再去找诸侯、大夫建立君臣关系,也即没有赐命。他自己干起来了。因此,子贡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批自由商人之一。《史记·货殖列传》所列“货殖”人物,第一位就是子贡,这个“货殖”的意思不同于“商贾”,特指自由商人。仅从这一点,也可看出孔子门人、也即儒家的创造精神。

  子贡是怎么发财的呢?《史记·仲尼弟子列传》用十分简练的词汇记载了子贡经商成功之道:

  子贡好废、举,与时转货、赀。

  “废”者,高价出售也;“举”者,低价购进也。“货”者,货物也,“赀”者,钱财也。“转货赀”者,在货物与货币之间转换,在不同货物之间转换也。商人的活动无非就是买进卖出,但买进卖出能否赚钱,取决于“时”。“时”者,时机也,机会也。子贡之所以能发财,皆因为子贡总能“与时”,也即,总能在最合适的时间点上买进卖出。

  然而,何以抓住时机?时机是商业世界中最重要的东西,也是最难把握、最难抓住的东西。同样的买进卖出,时机不同,结果将完全不同。孔子的话则清楚地说明了子贡是靠什么抓住时机的,那就是“億则屡中”。“億”者,億度也,也即推测,猜测,预测。东汉王充《论衡·知实篇》阐释这句话的含义如下:

  孔子曰:“赐不受命而货殖焉,亿(即億)则屡中”,罪子贡善居积,意贵贱之期,数得其时,故货殖多,富比陶朱。然则,圣人,先知也;子贡,亿数中之类也。圣人据象兆,原物类,意而得之;其见变名物,博学而识之。巧商而善意,广见而多记,由微见较,若揆之今[而]睹千载,所谓智如渊海。

  王充说,子贡的本事在于,他能预测到商品涨价或降价之时间点。接下来,王充发表了一番议论:圣人就是先知先觉者,圣人能够洞察世事之大势,并能够“顺乎天而应乎人”,在最恰当的时机改变世界。子贡作为贤人,略差一等,但他见多识广,因此,也能见微知著,体认市场之“先机”。

  所谓把握时机,其实是洞见先机。这是企业家能力(entrepreneurship)的本质所在。奥地利经济学的核心概念是企业家,尤其是米塞斯,发展了奥地利学派的企业家理论。在《人的行为》一书中,米塞斯说:

  企业家,像每个行为人一样,经常是一个投机者。他应付未来的一些不确定的情况。他的成功或失败,决定于他对这些不确定的事情预测正确与否。如果他不能领悟将来的事情,他就倒霉。企业家利润的唯一来源,是他对消费者将来的需求预料得比别人更正确些的这个能力。

  企业家的活动是面向未来的。人活在时间中,时间也让商业活动变得复杂。企业家必须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进行决策,这体现了企业家的能力。正是时间把好企业家与坏企业家区别开来。企业家能力的核心是“億”,也即猜度未来。

  企业家只能依据自己的经验猜度未来的消费者的需求。企业家也正是依据自己所猜度之消费者需求组织生产、提供服务的。当然,此产品、服务到达消费者面前时,完全有可能被消费者拒绝,其猜度落空。这样,企业家所期待的交易就无从发生。因此,企业家之核心能力在于准确地猜度消费者将来的需求,猜度能力是企业家最为核心的能力,企业家在市场活动中取得成功之程度,由其猜度之准确程度决定。

  当然,企业家所猜度者,不只是消费者之未来的需求,他首先必须猜度谁是他的消费者。他组织生产,必须瞄准某些人,瞄准这些人未来某个时间点上的需求。他从产生这个想法,经过组织生产、营销渠道,到达他瞄准的那些消费者眼前,要经过一短时间。而在这段时间,一切皆有可能发生。因此,这些人完全有可能不是他的最为恰切的消费者,或者最初是,现在已经不是。

  作为孔子弟子的子贡,对市场各种变化的猜度,事后总被证明是正确的,这就是孔子所说的“中”,也就是说,猜中了。子贡为什么能够猜中?这跟他作为孔子弟子、多为儒者的身份之间,有没有关系?

  直接相关。猜度是一种精神能力。最好的企业家不必忙忙碌碌,不必卷入繁琐的日常管理中。关键在心。企业家能力是心的一种能力。企业家猜度的,其实是他人之心。因为,他人是用心决策的。

  企业家靠什么猜度他人之心?只能是自己的心。企业家凭着自己的心猜度他人之心,并据此做出决策。这个他人可以是消费者或潜在的消费者,可以是供应商,可以是销售商,可以是竞争对手等等一切可能影响市场的人。

  换句话说,企业家能力就是进入他人之心的能力。怎么进入、把握他人之心,是一门高深的学问,也是企业家学问的关键。而儒家之学恰恰训练人的这种精神能力。这种精神能力就是孔子所说的“恕”。商道,说到最后,就是儒家所说的恕道。子贡恰恰因为对恕道的深刻把握,而能做到“億则屡中”,从而成为第一位成功的自由商人,并以自己的成功,在儒家与商业之间建立了隐秘的关联。而这一点向来被人忽略,下一篇,我将揭开这个秘密。

  (本文作者秋风系北航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教授、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)

    相关文章Related

    返回栏目>>

    首页   |   帮助   

    © 2006-2020 孔孟之乡 版权所有 邮箱:kmzx@qq.com